花间弥生

这里张大花。圈子瞎混cp瞎吃……
黑历史不删,这是智障成人路上的美好回忆

大冒险,真心话chpater(二)计划成功



“滴滴!滴滴!”放在抽屉中的手机发出声音。千奈樱漫不经心地打开微信,却被发来的微信吸引了。

“这小子不愧是我的盟友,行动这么快!这是……”千奈樱一边不由地赞叹,一边点开一张张图片。

“后期做得倒是不错,这小子以后可以去专修美图秀秀了。”千奈樱满意地点点头,动动修长的手指,把图片转发到了另一个微信。

“樱,你……”在一旁的同桌柳烊惠子震惊不已。

“嘘,轻点声。惠子,小音,求你们,这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

千卉琴音看着千奈樱发来的图片,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

虽然说使用不真实图片有一些欺骗群众,但是这个爆炸性消息还是让两位身体里流着带有八卦基因的血液的同志兴奋不已。

千奈樱看着她们忙碌的身影,又望了望远处与司宇华谈笑风生的纳森凯,心里不禁暗暗讥讽:哼!你收集情报再快也没有用,怎么可能比得上我的传播速度呢?要知道,我的两位死党可是《太极八卦报》的制作人,只需要一个下午,新闻便能遍布班级。

不过,这看似夸大其词的想法可真是一点儿也不夸张。第二天早晨,朋友圈的评论果真爆满,所有人都知道——司宇华和梓玥冰分手了!

当然,究竟是不是在星期四的下午两点三十六分十二秒在学校二号楼教学楼卫生间旁的左数第四棵梨树下分手的,梓玥冰穿的是不是黑白相间的衬衫加红色包裙加黑色丝袜加白色皮鞋加蓝色披皮加粉红色蝴蝶形状的发卡,然后一脸严肃地向穿着蓝色短T恤衫加黄色运动裤而且手夹一个篮球的司宇华提出分手的,大家也不清楚。总之,新闻上是这么说的,拿就当它是这样的吧!

“既然如此,那就……”千奈樱坐在椅子上,向后仰去,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如此呗!”耳边响起了同样懒散但十分好听的声音。

声音的出现让千奈樱吓了一跳:“凯?你怎么在这里,这儿可是女生宿舍!”

“我怎么不能再这里?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现任男朋友。”纳森凯故意咬重了“现任”二字。

“是呀,难不成我还有前任?”千奈樱有些疑惑。

纳森凯笑而不语,换了一个话题:“你工作效率倒是不错,这么快就把计划的第一步完成了。”

“那是自然,你当我是谁啊!”千奈樱自豪地挺起胸膛,邀功似的看向纳森凯,就差没在脸上写上“快来夸我”四个字了。

“既然我的盟友这么努力,那今晚的晚饭我请客!”看着千奈樱那可爱的样子,纳森凯有些无奈。

“Year!”千奈樱激动地一蹦三尺高,飚着一个Vitas《歌剧二》的海豚音一下子抱住了纳森凯。

某人显然被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得不轻,手足无措地低头看着某只趴在自己身上的大型猫科动物。

“亲爱的,我觉得你今天好MAN啊!”花痴一般的星星眼闪的纳森凯睁不开眼。

“我……我什么时候不MAN了吗?”刚刚恢复自由的纳森凯有一丝上气不接下气。

“那倒没有,不过……”千奈樱狡黠地一笑,“我很期待你跪在我脚边唱《征服》!”

“是吗?”纳森凯故作不屑地冷哼一声,心中不详的预感愈发强烈。


十分钟后……
“就这样被你征服——”含杂着哭腔的歌声从餐厅包厢中传来。

“唱啊唱啊!再响一点!反正你在我面前已经毫无形象可言了。”坐在座位上翘着二郎腿的千奈樱居高临下的姿态,幸灾乐祸地俯视着趴在地上苦苦哀求自己的纳森凯。

纳森凯只好弄了点开水沾在自己的眼角,使自己看上去更加凄惨:“喝下你藏好的毒---”


第二天……

坐在隔壁包厢的哥们儿好奇地问纳森凯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包厢里传来高昂的歌声和疯狂的笑声。

纳森凯的回答,只有一句话:“这小妮子也太会吃了!”说多了都是辛酸泪!先不说胃口大,还专挑贵的吃!要不是昨晚酒水免费,这一会儿估计他人都还扣在店里刷盘子呢!

虽然亏得不小,但纳森凯还是有一点收获的。灌醉千奈樱后,成功从人家嘴里套出了个人爱好,对完美男朋友的遐想以及许多个人隐私。厚脸皮的黑客盗窃完成之后,居然还得寸进尺,以男朋友的名义把千奈樱送回宿舍,美其名曰帮其更衣,帮其铺床,实际上是占了不少便宜。

当然,已经熟睡的千奈樱自然是不知道某个无良小贼还在边诵读,套她话时做的小抄,一边皱着眉头评论:“成绩好?长相好?有钱?这不都是废话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