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弥生

这里张大花。圈子瞎混cp瞎吃……
黑历史不删,这是智障成人路上的美好回忆

【有关SM……的一个沙雕段子】

贺朝拖了只大纸箱进的宿舍门。

“诶老谢来搭把手吗?我重死了。”

为了印证自己的话,他又夸张地手上用力拽了一下,纸箱却只往前蹭了一点,呲拉响。

谢俞背对着他充耳不闻。

贺朝也没指望谢俞能有多大反应,自顾自地一边挪箱子一边唱单口:“我新买了条地毯,还有些别的要用的东西……说起来,今晚SM你感兴趣吗?”

谢俞握笔的手顿了顿,过了几秒才答了句“随便”。

贺朝一直盯着他反应,颇为满意地笑了笑,却又故意开口道:“哎,我差点忘了我家小朋友才刚刚成年呢,当然要早睡早起身体好啦,怎么会参加这种活动呢对吧?”

……这句话里贺朝有意捏造的拿腔作势、与平时语气意味截然不同的“小朋友”三个字成功激到了谢俞。

他把笔往旁边一搁,靠着椅背拧过大半个上身回头瞪了一眼贺朝,尽管是侧脸的角度也掩不住眼神里不自觉带上的锐气。

“来就来。”

贺朝见激将法成了,脸上笑意立马从三分蹿到十几分,美滋滋地闭上嘴找剪刀拆箱去了,心里还回味了一下刚刚谢俞那个眼神。

啧啧啧,我家小朋友就是可爱。




谢俞打自转回去继续写题起就一直不解于贺朝买地毯的行为,毕竟在他对SM略显浅薄的了解中并没有什么关于地毯的成分。正巧贺朝可能跟他有点心灵感应,上下嘴皮一碰就开始了长串的自我解释。

“其实本来应该是在地板上的,但是现在天气不行,我怕你着凉,就买了个地毯。

“这个地毯是羊毛的,听说特别暖和,又很舒服。

“作者高冷地捧着咖啡杯抱着黑毛小精推荐的,说不定还有考神保佑……”

谢俞:“……啊?”

贺朝一噎,心里暗骂自己一句,立马终止了云里雾里的发言切回主题:“总之就是挺好的。”

“哦,”谢俞也没有很在意贺朝之前的话,思考了一下后问道,“那在桌上做不行吗?”

这句话刚说完他就后悔了,热气一下子蹿上耳根,泛起了一点微红。
……实在是对知识殿堂的大不敬啊!

贺朝倒是没注意到谢俞的异常,他从刚拆封的箱子里取出那一大叠地毯来铺在地上,义正言辞地说:“不要,那多没新意啊!”

……你还想有什么样的新意??谢俞表情震惊地看向贺朝重新伸向纸箱的手,随即眼神变得复杂起来,甚至有一刻他觉得难以呼吸。

只见贺朝推着之前往前用力一倾,箱底倒出来了一堆的……




数学教辅。

—————
存lofter上


玩了点老梗……和别的梗,嗯,亮点自寻吧hh

评论(3)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