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弥生

这里张大花。圈子瞎混cp瞎吃……
黑历史不删,这是智障成人路上的美好回忆

【黄叶】你们校长与教导主任的二三事

*起名废哭晕……

*杜绝ooc的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有生之年的连贯小甜文

*叶神二十岁生日快乐——嘿嘿嘿今年等你三连冠啊!

 

 

 

正值午后,刚刚用膳完毕的黄少天从教工食堂走出来,脸上带着饱腹的满足感,和颜悦色地对店面走来的每一位老师学生挥手打招呼。

 

他抽空低头看了看手表,面带微笑地快步向教学楼的一角走去,心里想着。

 

我靠,叶修今天怎么又不下来吃饭!

 

 

 

今天是人民教师叶修的生日,他的顶头上司兼男朋友黄少天在晚上给他准备了一个Big Surprise。

 

本着古代夫妻结婚当天新郎新娘在圆房之前不许见面的原则,黄少天足足憋了一上午,一次也没“不经意”地从叶修办公室前路过。不过在中午食堂里都没见着后,他总算是坐不住了,趁着四周没人看到他个校长这副色鬼投胎的模样,连忙三步并俩地跨上楼梯,自思自忖着怎么说也应该先上楼训一通这个一点儿也不为自己身体健康负责的老寿星。

 

 

 

叶修办公室在政教处,平时最大的优点就是清净,不比对面班主任办公室前的各种喧闹——当然这都要归功于历代教导主任为了维持政教处威严的形象而做出的不懈努力,以至于政教处前的那片儿空地都成了“挨批吃处分”的象征,天天都处在门可罗雀的状态。

 

这样的安排究竟给叶修闲着没事时抽烟打游戏提供了多大便利黄少天也并不太清楚,他只知道这一制度基本扫清了自己各种视奸叶主任的障碍。可以说是非常干净了。

 

像这会儿黄少天就大大方方堵人家政教处门口往门缝里瞅。

 

瞅过去正好能跟叶修打半个照面,意外的是居然没有烟和手机,只是手上拿着份卷子,嘴里叼了根pocky吧唧吧唧嚼着。

 

也许是察觉到门外的气场变化,他转过头,正好对上黄少天那双贼溜溜的眼睛,一下子没忍住就弯眉笑了,唇上压着的那一小截饼干也愉悦地上扬了一个幅度。

 

再加上他微侧着身站在窗户面前,背景就跟自带柔光特效一样……

 

啧。

 

果然即使是早就已经吃到嘴还吃出花样了,叶修留给黄少天的那份像毛头小子情窦初开一样的最初的悸动仍然没有任何变化。

 

黄少天有些出神地在心里又啧了一声,进了门顺手一带就往叶修那边儿走。

 

“诶,校长你来的正好啊。”刚刚还在自带柔光拍大片的叶修不知道从哪里拽出来一个男生,向前推一把就往对面人身上怼,惊得还在神游的黄少天一下子顿住了脚步。

 

被推出来的男同学也是一脸迷茫,站姿端正地杵在那儿跟他黄校长俩眼瞪四眼。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沉默了一会儿后,俩眼的黄少天率先回过神来,把目光从他脸上略微移开,转向了旁边正乐呵着啃饼干的叶修,不由得诧异地抓狂起来。

 

靠这人的俩眼真的没瞎么?难道就读不懂空气中弥漫的尴尬气息吗?!

 

叶修在接收到信号后来颇有闲趣地欣赏了一下他对象的精彩表情,才随即清清嗓子开了金口:“黄校,这个是我们段的一个想要跳级的学生……”

 

“噢,跳级啊……”黄少天这才把视线重新拉回面前那学生身上,故作高深地又重复了一遍。

 

可怜那娃平时顶多也就是站在主席台下听他们年轻有为的校长发几句——尽管可能不止几句——言,哪里有这么面对面地接触,而且还是顶着这么强的压迫感,自然头没抬着几秒就马上低下去眼观鼻鼻观心了。

 

……不过要是让他知道黄少天此时不过是在心里疯狂回味叶修先前那句“跳级”里头带着的那点儿慵懒的儿化音,估计会当场哭晕过去。

 

事实上黄少天也特烦这小子,硬插在他跟叶修中间,还偏不知道自己发光发热得跟几千安电流通过得灯泡一样,弄得他也没法直接出声赶人。

 

突然,一条计上心头来,黄少天一秒切换成和蔼慈祥的表情:“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我叫罗辑。”那位叫罗辑得学生飞速伸出手推了一下眼睛,“我觉得,我应该可以胜任……”竟是越往后说越小声。

 

“你少给我谦虚。”大概也是实在看不下去好好一个学霸成天一副“我还不够努力我成绩好差”的模样,叶修冷不丁地开口抢了罗辑继续往下说的词,“罗辑他成绩足够优秀,而且早把教材全预习掌握完了,也为咱学校拿过很多竞赛奖项……别说跳一级可以胜任,就是直接跳两级也完全没问题。”

 

他像是这会儿已经把零食吃完了,干脆不再拿pocky自欺欺人,实诚地直接摸出一根烟来在手指间摩挲。

 

黄少天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更加不爽起来。

 

还抽!还抽!中午没吃饭这事我跟你还没完呢!还有你那碎嘴就不能闭紧了吗,帮别的男人说话还说带劲儿了是吧?!

 

不过碍着那“别的男人”还卡当中呢,黄少天也不好直接吼出来,还得强装慈祥地笑着跟人家讲话。唉,真的是,想想就憋屈。

 

黄少天暗自酝酿了一下台词,开口说道:“小罗同学啊,你跳级这事呢,整体来讲还是蛮繁琐的,我就把几个具体要注意的事项跟你提一下好吧?”

 

罗辑一脸压力山大。

 

 “首先呢,申请跳级要德智体综合性素质全面发展,这个你应该没什么问题,自己找几位老师写个报告就OK了。”

 

“写报告吗?我先记一下……”罗辑猛然醒悟过来自己是不是应该做点笔记什么的,举手想让黄少天暂停一下。

 

黄少天自然是选择无视,自顾自提起语速往下说:“当然学业优异这事儿也不是口说无凭就能行的,到时候校方会专门给你安排一张检测卷看一下成绩——我还得联系一下几位老师负责出题不过你可能会等上一会儿,也刚好趁这段时间温习一下你学过的还有你预习的功课……”

 

“啊啊啊?校,校长,你能不能……”……慢一点讲!

“哦,对了叶主任你一会儿记得提醒我一下啊我把申请跳级的书面请示的详细格式电子稿发给你,你印出来以后给罗辑同学还有他家长各发一份……”

 

“诶好。”叶修倒是钻空回上一句。

 

“写好了以后如果是手稿就放我办公室如果是电子稿就转发给我我再报给区里的教育行政部门再等部门里他们……”

 

“停停停停等一下黄校!”罗辑显然是已经给听晕了,近乎幽怨地制止了无休止的魔音贯耳,“我今天是不是压根儿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黄少天:“哈哈哈哈跟聪明人讲话就是轻松啊。”

 

罗辑:“……???”

 

叶修在一旁前仰后合得连手上的烟都快夹不住了。

 

 

 

终于把灯泡连哄带劝地打发走了,黄少天再也没憋住,在人家灯泡还特贴心地给他俩带上门的那一刻就嗷地扑过去把叶修按在办公桌上就是一顿猛亲。

 

叶修给他突袭得差点儿背过气去,脑袋晕乎得感觉要窒息,但还是无比精准地冲黄少天那只已经从后脑勺不老实到后腰的咸猪手来了一记精彩的肘击,趁他吃痛的空隙间从激吻中脱出身来,喘了几口匀匀气:“想干啥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

 

“不行啊我把持不住,”黄少天正痛惜着自己的左小姐遭受的无妄之灾,闷声说道,“别说亲个嘴,我觉得我现在看着你都能硬。”

 

叶修向这位精虫上脑命不久矣的人士投去了一个揉杂着震惊同情不可理喻等复杂情绪的眼神。

 

黄少天却是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兴奋地向叶修建议道:“老叶要不我们来一次办公室play吧!我真的想玩很久了!”

 

“不要,我觉得不妥,你就想吧。”叶修冷漠地推了推面前这个大型犬科动物,死沉,“你让开,挡着我抽烟的道了。”

 

“靠!”黄少天让他一提醒又想起了中午没去食堂这事儿,同时也愤怒与自己又双叒叕被烟给比下去了,瞬间气不打一处来。不过他冷静下来思考了一会儿,又仔细侦察叶修全身,充满疑惑地问道:“老叶你抽烟有打火机么?”

 

“有啊,怎么没有。”叶修从兜里掏出来一个非常迷你的作工精巧的小打火机,在黄少天跟前晃了两下,“诺,你给的,还是五二零礼物呢,瞧我随身携带,可宝贝了。”

 

……叫你送什么不好偏送这些!黄少天真想穿越回去给前几天的自己扇一大嘴巴子。

 

 

 

叶修站在窗户口,一下一下地吸着烟,目光毫无聚焦地散落在下方没有一个人的垃圾场中,神情断欲而空灵。

 

好一支教科书级别的事后烟。

 

奈何背后那个赤裸裸的目光实在是太锐利了,盯得他浑身不舒坦,好似全身上下都给人用隧道扫描显微镜照了一通的感觉,虚得不行。

 

叶修只好暂且把手放下,从窗台上支起身子转过来:“黄少天你这么瞅我干嘛?”

 

黄少天想也没想就回道:“你又不是我你咋知道我在瞅你?”

 

……然后他就收获了跟先前一样的那个宛若看智障一般的复杂表情。

 

黄少天回过神来也意识到这梗似乎有点略烂,有点尴尬地低头咳了一声,还是梗着脖子不服输地回呛一句:“你干嘛这样看我,我这是用典引故,你懂吗你懂吗?”

 

“不就是庄子嘛,谁不知道啊。”

 

“哟你一教导主任还知道庄子?”

 

“你可别瞧不起教导主任,我初中语文就是教导主任教的。”

 

黄少天知道这家伙纯属瞎扯,再说几句估计连小学体育都得是教导主任亲自操刀。他也急于揭过这个话题,但是想了半天也没什么特别应景的,于是敛了点玩闹的情绪,沉下声来唤了一声:“老叶。”

 

“嗯?”

 

“你今天生日,下午早点回家,有惊喜等你。”

 

“哦。”

 

“……哦什么哦啊靠!你都不问问惊喜是什么的吗?都不问的吗??”黄少天不禁恼羞成怒。

 

叶修顺应着他的话,把懒散的眼皮往上一抬,凑合着做出真挚好奇的表情:“哦?少天哥哥给我准备了什么惊喜啊?”

 

黄少天噎了一下,显然是给“少天哥哥”这个称呼取悦着了,梗了半天,憋出来一句:“你猜。”

 

叶修……叶修深吸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不再露出那个复杂表情来打击自己的小男朋友,模仿他的幼稚发言道:“你猜我猜不猜?”

 

黄少天:“我猜你肯定猜。”

 

叶修:“我猜你猜不出我猜不猜。”

 

黄少天:“我猜你也猜不出我猜不猜你猜不猜。”

 

叶修笑道:“我猜你爱我。”

 

黄少天:“…………………”

 

黄少天大脑当机一秒,眼前人的笑靥都模糊了,与叶修的略微沙哑的烟嗓糅杂在一起,搅得他心里波涛汹涌。

 

他不管不顾地猛然蹿上去吻住叶修那还带着笑意的嘴唇,大脑在完全沦陷的最后一秒想的居然是。

 

我靠,刚刚那句没有儿化音的“你爱我”也好好听啊……

 

 

 

FIN

 

—————————————— 

叶修:卧槽啊黄少天我烟还没灭!!

 

所以黄少的surprise到底是什么呢?

你猜不到吧?

好巧,

我也猜不到!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