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弥生

这里张大花。圈子瞎混cp瞎吃……
黑历史不删,这是智障成人路上的美好回忆

Happy New Year's Eve

#传说中的除夕贺文

#其实只是我真名和圈名的英文hh

#仿佛黑道【??】信息量其实很大

#初衷是同人,但我已经ooc得不认识自己同学了

#我控制不住自己的画风啊啊啊啊

#双重人格慎

 

 

 

1.

 

天花板上坠灯乱晃,一下轻一下重地把暧昧的散光晃到人脸上。一点点银白色的夜,扑到那银白色的灯上,然后被折射进一片漆黑。扑,折射,再扑,再折射,如此循环。

 

灯红酒绿。

 

“姐,那厢子……”

 

“知道。”吧台上一女子不耐烦地打断了她身边青年的话,又端起一杯不知道从何拿来的酒,要往自己的酒杯里倒。

 

青年连忙拦住她,无奈而柔声地劝道:“姐你别喝了……”

 

“呵,舍不得啦。”南伊尔笑了笑,却也不再说什么,只是说什么也不肯放下酒杯,静静地凝视着。

 

宋海看着南伊尔比往日更精致、却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憔悴的妆容,一阵阵揪心的疼。

 

杯中莹蓝色的酒摇晃着,清澈的杯底倒映着不远处的人。人们碰撞着手中的玻璃杯,劣质的红酒残渣溅到对方的领口上,大声地说些什么。舞台上乐声嘈杂,乐队的电吉他手被摇晃不平的酒面扭曲了的面容显得狰狞。

 

也许不只是面容。

 

一切都被扭曲了。在这一杯酒中。

 

 

 

 

然而这杯酒还是在宋海无奈的目光下被倒进了南伊尔的红酒中。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南伊尔慢条斯理地晃匀杯中紫红色的混合液体,“姐姐我还能再喝几杯。”

 

“不是,”宋海哭笑不得,“姐这酒很贵的……”都给你调成黑暗料理了我卖什么给客人啊!

 

正在偷偷地打算把杯中不明液体倒进垃圾桶的南伊尔不动声色地把手抽了回去,有点尴尬地咳了两声。

 

妈的人生如此艰难有些事情又何必拆穿?你小子就不能让我多帅几秒么!

 

“咳,那个,上厢子看看不?”南伊尔转移了话题,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宋海只是翻了翻白眼,不置可否。



2.

 

“所以说芫儿今天又不来?”翻了翻所谓的“员工考勤表”,南伊尔戴上无线耳机,一身紧身皮衣让她的身材一览无遗。她在外面又披上一件大衣,脸上露出有些危险的表情。

 

宋海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要问起这个,只是愣了一下,便一五一十地回答道:“嗯。芫仔子最近好像挺忙……说是今天大年三十,她父母让她回家过年,所以工作这边就请了假。而且她也让我跟上头说,明天她可能还要去四部一趟,也要请假……”说完便不安地观察了一下她的脸色。

 

南伊尔只是低下头,垂下眼睑。阴影中看不清她的表情:“怎么一个个,都有家啊……”

 

宋海一下子哽住了。

 

“姐。你……”

 

“我们会有家的。”南伊尔抬起头,坚定地看着前方。自信的笑容也感染了宋海,他也不禁笑了起来:“那么还是先过完这个年吧!我们上楼看看。”

 

南伊尔拨开耳边碎发,将耳机使劲往里摁了摁,学着动漫里面组织行动时的样子轻声说了一句:“109除夕,拔刀!”

 

“109酒泉,拔等等,这什么鬼啊?”

 

“我也不知道啊,洛洛说要这样子喊的。”

 

“什么叫你也不知道?还有洛洛谁啊!”

 

“我十三部基友啊!”

 

“……我们不是六部的吗?你被魂穿了吗?”

 

“没有啊,你脑洞太大,这只是第二重人格啊!你没有看开头提示吗?”

 

“……什么鬼。等等我看看。”宋海把页面往上拖,“卧槽不会吧还真有!你谁啊你?”

 

“叫我除夕就好。还有……洋洋你变了。你以前从来不会爆粗口的。”除夕万分无奈。

 

 “洋洋是什么鬼!”宋海炸毛。

 

“宋海洋啊。曾用名。”除夕满脸看智障的眼神,“其实我对你代号也有很大意见。”

 

 “宋海洋有是什么鬼?你有什么意见管我鸟事。”

 

除夕眼泪汪汪:“呜呜呜洋洋你不爱我了。”

 

“……”

 

“好的不闹我讲正经的。你的代号酒泉。应该算是我们整篇文里面最高大上的代号了。对这一点我很不服气。首先你看我名南伊尔,首字母NYE,可组成单词New Year ‘s Eve,翻译过来即除夕。而你,名字叫宋海,首字母怎么来讲拼起来也应该是Summer Holiday,而且根据某人对你弟的痴迷,就算是jq也应该是假期啊!怎么会是酒泉呢?”

 

“……我没有听懂。”

 

“算了算了,我也没指望你懂。”除夕大手一挥,“来我们上楼。”

 

“上上上上屁上!老娘在楼上看你们画风突然忧郁突然明朗突然励志突然搞笑都要看烦起来了!卧槽你们说要上楼都说了一千字了!还不上来还不上来浪费我感情是吧?”楼上传来彪悍的女声。

 

“……婶儿?!?!”



3. 

除夕和宋海一同来到二楼包厢。

栏杆边倚着一个女人,指间夹着一根细长的烟。她没怎么化妆,但是从英气的眉毛和锋锐的眼睛可以看出精明干练的气质。

 

“婶你这是……”

 

“这大过年老娄硬要叫我们来109晃荡几圈,还美名其曰什么……哎操懒得说。妈的老娘要被这个中二的智障折磨死了!”

 

……woc婶你怎么不去cos黄少天硬要来组织浪费青春呢!这语速是要上天……

 

“啧,你又不是第一次知道老娄中二了。你想想你们组织名。”

 

果冻嗤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夏兰斯基挺好的。”

 

除夕也眨巴着真诚的眼睛:“我觉得老黄挺帅的。”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在说朕帅呢?”

 

……md中二晚期。

 

woc大婶你怎么不告诉我这个智障也在啊啊啊……除夕表示她不想回头。她用一种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把人吃了的温柔笑容看着果冻。

 

果冻回了她一个灿烂的笑容。你以为他会在哪呢?

 

我怎么知道啊!我以为他已经到四部了!我们芫儿和老金都去了!除夕满脸崩溃。

 

……老金是什么鬼?

 

老金就是老金啊。难不成我还要叫他小治治。

 

……我个人觉得你这样说我们可亲可爱的小治治会被妍希打的。

 

没事,反正妍希又没被蕾姆拖来109。而且她男神是爵爷又不是唐纳治。我倒是看她早就忘了绝七了。况且她自己在绝医里头也是半斤八两。无邪她爹的小三……啧啧,带劲。

 

这么说起来妍希也可以叫老金吧……算了我们进去聊。

 

除夕想了想,赞同地点点头。

 

全程看两人眉来眼去的宋海表示压力山大。



4.

 

除夕打开包厢门,然后面无表情地关上。

 

“老娄真的就让你们把这个智障带出来?”

 

“蕾姆真的放你这个智障在109浪?”

 

“滚我的智商和老黄不是一个档次谢谢。”

 

“哦对不起我居然忘了真是不好意思。”

 

“婶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

 

“诶那不是……的台词么?”

 

“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没什么,我们还是进去吧。”果冻一脸坦然。

 

……被无视n次的宋海表示我可以下楼了吗?不想听你们讲相声。

 

 

 

席间。

 

“婶啊。”

 

“诶。”

 

“你说老黄这么左拥右抱他家疯子不会吃醋吗?”

 

“屁吧黑脸会吃醋?”

 

在一旁的宋海忍不住提醒了梗源:“……‘东亚小醋王’。”

 

“哦。忘了这茬。”果冻恍然大悟,“不过老黄的话,在四部估计会不止左拥右抱了吧。”

 

“嗯……还有前口后入?”

 

“……健康之星滚。”

 

“咳咳。不闹。”除夕正气凛然,“我坚定荒火荒。cp可逆不可拆。”

 

“屁,我宠双可拆不可逆!”

 

“woc你逆我双宠?”

 

“滚啦宠双王道!”

 

“层大哪里受了?”

 

“层大哪里攻了?”

 

“……妈的不跟你争。”

 

果冻比了一个“耶”的手势,然后一秒恢复冷若冰霜的表情。

 

……md幼稚。



5.

我们的夜店小王呸什么暖场小王子黄少大大开始企图炒热气氛。

 

他说我们来玩游戏吧,这么干坐着不好。

 

……哦凑你tm左拥右抱前口后入还好意思说我们干坐着,搞siao。

 

 

 

然后除夕就莫名开始加入了抢红包的大军。

 

“woc你带家属!!!不算不算不算!!!”

 

“皮卡你犯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可以带家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七十六块二毛三!!!!”

 

“么么哒哦小风,晚上回去奖赏你!(*  ̄3)(ε ̄ *)”

 

“呵呵,赏你个头。”

 

 

 

 

除夕看着自己刚刚抢到的一百五十六块八毛,一脸淡然地想把自己手机收起来。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刚刚手抖二十个红包发成两个了!!!谁tm抢了老子的红包!!!”

 

算了逃不过。

 

除夕淡然地站起来:“对不起是我哈。我这边再发两百吧。”

 

大家突然安静下来。

 

“你是……”

 

“这女的不是咱哥们吧……”

 

“109的?”

 

宋海有一点紧张:“姐……”

 

除夕身边的果冻倒是站了起来。

 

“这是我朋友。”

 

众人释然。

 

“哦,咱姐头朋友啊!客气什么客气什么,红包就不用发了,看戏的压力这么大干嘛!”

 

果冻眉尖一挑:“叫南伊尔。”

 

又是突然安静。

 

除夕眼睛微眯。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是南伊尔?”一个人站了起来。语气有一点点咬牙切齿。

 

除夕满脸懵逼,心里却是飞速地思考。

 

【伊尔你做啥了?】

 

【……不知道。】



6.

 

“可控双重人格?呵呵。”果冻看着突然眼神放空的除夕,冷笑一声,飞快地向她的右耳伸出手去。

 

除夕感觉到危险,连忙向扭过头,但是果冻的手来的更快,还是不可避免地被触碰到了耳机。

 

【滴!】

 

……

 

南伊尔看着眼前的果冻,目光冷冽。

 

果冻耸了耸肩,笑着说:“你就是南伊尔吧。”

 

南伊尔听过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的名字,却对她并不了解,只能是警觉地站着,不回答她。她得抓紧时间和除夕联系,逃出这里。

 

“109的新人呢!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夏兰斯基和109的关系吧……”

 

果冻看着南伊尔并不打算讲话的样子,颇为无趣地咂咂嘴:“话说这可控双重人格倒是有趣,你们的切换媒介——也就是这个耳机,可是我们用了不小的手笔才得到的消息呢!这个局面,除夕那个老油条倒是可能逃脱,我看你啊,倒是不一定。”

 

“你们到底怎么了?”

 

“哎呀不要紧张嘛……”果冻挥了挥手,“这可是我们夏兰斯基给你准备了好久的新年礼物呢!哦不对,我差点忘了,这应该是除夕礼物才对哈哈哈哈哈。怕是活不过新年了呢。”

 

“话说南伊尔,你应该不会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吧……”

 

“……知道。”

 

【……对不起。】

 

【伊尔!伊尔!我们现在快点切换过来!我听不到外面!婶儿跟你说什么了!】

 

“那你说啊,到底做了什么?”果冻一幅玩味的样子。

 

“……我入侵了109的程序盗取信息,为制造不在场证据在总部纵火,把……在109做客的某人烧成智障。”

 

旁边的宋海听得懵逼。

 

“哟,那你知不知道老黄对我们夏兰斯基的重要性?战略性人才被烧成智障?”

 

“说句实在的你这私设也太多了吧。战略型人才?”

 

“什么私设不私设?又不是同人。我硬说老黄冰雪聪明不行啊。剧情需要嘛。”

 

“……你赢了。”

 

“反正现在已经不是讨论人物有没有ooc的时候了。你破坏了109和夏兰斯基之间多年的良好的友谊,这件事放在109也是要被雪藏的。更何况你还纵火,你还同时知道了我们两个组织的机密,我们绝对有理由把你杀人灭口。”果冻分析了一下,“即使是蕾姆也会同意我这么做的吧。”

 

“……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不过是老娄让我炸了109罢了。”



7.

 

 

宋海在向总部发出信息的时候手都在颤抖,但他只能先逐个提醒店里的客人和109的人员离开。

 

他看了看楼上,又看了看外面。

 

夏兰斯基已经和109杠上了。

 

只是不知道南伊尔怎么样了。

 

 

 

【伊尔!发生什么了!】

 

【除夕,109已经被包围了。】

 

【……伊尔你别动,不要跟我换。我们只要一松懈、露出破绽大婶就会直接一下过来的。】

 

“哟,你还有心思和里面的闲聊啊!”果冻身边早就空无一人,夏兰斯基的人已经撤离了。这是也许他们早就预谋好的战争。

 

“我想知道你到时候怎么走。”南伊尔不甘落后地反驳一句

 

“……你别管。”果冻苦涩地笑了笑,“我嘛……反正对老娄也没什么用处,拿来换了夏兰斯基部分的机密肯定是赚定的。”

 

南伊尔愣了一下,确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厌恨夏兰斯基。怎么可以这样……为了一点信息去牺牲掉一个人……

 

“你还是好好想想你自己吧。我的炸弹会在十一点五十九分爆炸。你咯,怕是见不到新的一年了。”果冻抬手看了看表,也顺便看了看自己的死期,“啧啧,还有一分钟,你加油哦!”

 

南伊尔瞳孔猛地一缩,想窗户方向奔去,打算从窗口上跳下去逃生。但是果冻从后面囚住喉咙拦住了她。

 

南伊尔回头给了她一耳光,果冻向后弯腰避开。南伊尔知道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动作也快起来。果冻躲了几招便笑了:“我就说你吧,小小新人脑子转不过弯来。要是除夕,在没有办法去开窗的情况下早就去砸门了,哪里会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南伊尔住了手,看了似笑非笑的果冻一眼,就毫不犹豫地摁下了自己右耳上的耳机。果冻这次没有拦她,因为她已经清楚时间是无论如何也来不及了的。

 

她笑着看着刚刚切换过来还一脸懵逼的除夕,笑着对她说:“只有十秒了哦。除夕大大加油!”

 

除夕也看着她,心里大致已经知道是什么状况了,回了她婶儿一个灿烂的微笑:“那么,除夕快……”

 

话并没有说完。

 

 

 

爆炸声刺破夜空。

 

除夕闭上眼睛,她其实并不是很知道现在情况是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为党献身了。她双手护住后脑,明知这样其实并没有什么卵用但是在那么短暂的一瞬能下意识做出的动作也就只有这个了。

 

她的耳机滚落在一旁,不知是幻想还是怎样,恍然间好像听到了一个说“除夕快乐”的声音。

 

这听上去并不像是她里面那位平时对她说的话。

 

但是没有人给她时间她思考和推理,她已经睁不开眼了。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还强撑着,用自己最后的声音说一句祝福。

 

“你也要除夕快乐。”

E·N·D


————————————

亲耐的们除夕快乐!

不要嘲笑,第一次写贺文hh。

全文5000+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