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弥生

这里张大花。圈子瞎混cp瞎吃……
黑历史不删,这是智障成人路上的美好回忆

大冒险真心话Chaper(四)大冒险

“樱,准备都做好了吧!”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嗯。”想到晓璃初久昨天对自己说的话,千奈樱有些心虚,不敢直视纳森凯的眼睛。

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空气有一些闷沉,让人不禁放慢呼吸。

老师略带鼻音的不太标准的话,平时都是学生的笑柄,今天却尤其响亮。班级里没有一个人插话,安静的出奇。

平时乱糟糟的课堂,今天却这般反常。讲课的老师有些尴尬地扶扶眼镜,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抬手看着手表,大声说:“下课,起立!”

“老师再见!”稀稀落落地站起了几个人,有气无力地躬了躬腰。
“坐!”老师快速地收拾桌上的教材,匆匆离开了这个死气沉沉的班级。

也许是天气的缘故,同学们都显得心情很压抑。

背着书包冲进雨中,千奈樱闭上眼睛,仰着头,任凭雨水在脸上、发间流淌。

想起自己小时候最喜欢在雨中穿着雨衣和语鞋在水中漫步,踩着一个个积着雨水的小坑,还常常和小伙伴比赛谁踩得水花溅的高,总是把自己弄得湿淋淋、脏兮兮的,但还是乐此不疲。

现在长大了,由于妈妈的嘱咐,担心自己着凉,又有了“女孩子不能撒野”的意识,便很少这般的顽皮了。

也许阿九说得对,人嘛,总是会变的。千奈樱被自己突然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睁开眼,却发现自己的头上有一把伞。

低下头,匆匆的想要离开,却投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时间,仿佛就凝固在这一刻。千奈樱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怦怦跳动的心越来越炽热,鼻间充斥着温热的气息,使气氛有一些微妙。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心动吧!

“樱……你……没事吧!”看着怀中面带潮红的女子,纳森凯暗自好笑。

“我?我当然,没事!”千奈樱在心里埋怨自己,怎么这么不小心,居然投怀送抱!说完,抬起腿就要走。

一条长臂挡在她面前:“慢着,去哪儿啊,这么急?”

“我爱去哪儿去哪儿,你管的着?”千奈樱赏了纳森凯大大的白眼。这反应迟钝的家伙真不知道现在他单手撑着墙面对本姑娘的姿势叫什么吗?你没有猜错,它的学名就叫--“壁咚”!

“管不着管不着。不过作为你的男朋友的最后一天期限,自然是要插手一下你的私生活,免得你背着我私会情郎。”

好牵强的理由!千奈樱不禁佩服起眼前这个脸皮厚的刀枪不入的家伙:“喂,什么鬼啊?我哪里来的情郎?再说,明天我就是司宇华的女朋友了,还会什么情郎?”

“是啊,”纳森凯突然自嘲地笑了一下,像是喃喃自语般嘟囔着,“你明天就是司宇华的女朋友了……”

千奈樱有些不解地看着纳森凯,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心中的柔软之处轻轻敲击,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生怕纳森凯看出自己的异样,千奈樱一急,用了十分的力气,推开了与自己相差不过毫厘的纳森凯,径直向远方奔去。

纳森凯尴尬摸摸自己的鼻子。这女人,我哪儿惹你了,怎么就这么跑了……

想了想,他对前面大声喊道:“今天晚上司宇华家有聚会,你去不去?”

“不去!”略带哭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那……我一个人去啦……”最后一句,像是喃喃自语般,轻的只有自己听见。

“咚!”被一脚踹开的门狠狠地撞在墙上,把正在敷面膜的柳烊惠子吓了一大跳。

看着自己的室友一进门就一言不发地扑在床上,而且还是以脸着地的形式,柳烊惠子关切地问候了一句:“樱,你……没事吧?”

“没事,不用担心我。”千奈樱使劲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看着手机的十条未接电话的标志,千奈樱苦笑一声。

电话铃声响起,千奈樱犹豫了一会儿,按了接听键。

“真是的,你跑哪里去了,连个电话都不接。还有,我打电话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听好了。”

“说吧。”千奈樱吸了吸鼻子,做好心理准备。

“我喜欢你。”

简单的四个字像一颗重磅炸弹在千奈樱的脑中爆炸。这是真的吗?原本想问的却在说出口时变成了:“你找死!”

“呃……我……女侠大人饶命,我这不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嘛?他们硬逼我说的……”

“啪!”千奈樱二话不说,挂了电话。看着好奇地伸过头来的柳烊惠子,没好气地说:“八卦的心收一收,刚才纳森凯打电话向我订购手工书签,你说我是给他新的那个还是旧的那个?”

“当然是给旧的啦!总不能把新的给他吧!”柳烊惠子碰了一鼻子灰,尴尬的笑了笑,不以为然地回答道。

千奈樱愣了一下,才发现是自己幻听了,便自嘲地笑了笑。惠子说的没错,总不能把新的给他吧!

总不能把心都给他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