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弥生

这里张大花。圈子瞎混cp瞎吃……
黑历史不删,这是智障成人路上的美好回忆

【喻王】烟火

*时间线是2026年2月10日,农历的北方小年,第十一赛季冬休


*仍尽力不ooc,私设略多【不过今天这条私设鱼个人感觉十分可爱啊hh】


*小建议:是两千字的小短篇w,求尽量逐字阅读吧,越慢越好【与文字的共鸣感越强】【你闭嘴】


*如果ok的话……就正文走起?

 

 

 

 

王杰希站在门口,刚把手插到裤兜里掏钥匙,门就从里面打开了。


“回来啦。”喻文州还穿着围裙,拉开了门倒也不急着回厨房。


王杰希一脚踏入玄关,从兜里抽出手来,伸去鞋柜那儿拿了一双拖鞋丢在地上。


“嗯。”


 

喻文州在厨房里头忙活的是一锅饺子,煎炒之声,响连四壁。星点油香袅到厅前,叫趴在桌上摆弄手机的王杰希那点儿恹恹欲睡的情绪也挥去了,亮蓝动人心。


“不是你生日么?不吃面反吃饺子?”给父母的平安报过了,王杰希把手机反扣在一边,闲置的十指轻叩桌面,对着厨房里的人儿问道。


“不是说‘下车饺子上车面’嘛,我怕你疑心我不待见你,万里迢迢赶来我还给你煮面吃。”喻文州的声音似被油烟笼罩着,听着有点儿失真。


王杰希的评价一针见血:“多事儿。”他顿了一下,补充道,“而且你还记反了,明明是‘上车饺子下车面’。我看你是诚心想我滚蛋。”


然后他听见里头传来一声轻笑,随即是锅铲搁在台上的响声。


啧,终于好了。王杰希心想着,坐直了身子看向端着盘子和调料碗出来的男人。


“随便啦,就当你在北方过小年吃顿饺子也行。”


 

“多事儿”这一词也不是王杰希第一次往喻文州头上扣了,奈何后者永远对此只是付之一笑,转眼又丝毫不带悔改地继续多他的事儿,这让王杰希也不得不渐渐没了脾气。


就例如好久以前王杰希不解喻文州为什么煮个粥还一定要用那个,像药罐子一样的砂锅再加以文火慢熬,现在他仍然冷静而又坚定地认为明明使用电饭锅省时省力多了。


怎么会有这么麻烦的人。王杰希始终想不通。


喻文州对于他这个问题思考了挺久,最后表示他自己也拎不太清。


“总之大概就是,一个老规矩遵循着遵循着就习惯了嘛,事物就有了他们惯有的样子,那些传统也有了独特的味道,即使,砂锅里的粥和电饭锅里的真的没什么区别。”喻文州这样说道,“但起码,总会显得更有趣一些吧。”


这不,他又不知道从哪里拣出来几个按,规,矩吃了能好运的“福橘”摆在煎饺还没尝上几个的王杰希面前了。


 

喻文州其实除了自己“多事儿”以外还有别的毛病,就是他对别人家的“传统”也特感兴趣,听完了有时还要自己试一试。


之前一度热衷的花式削香槟以手机废了一个告终后,喻文州又盯上了在北方下馆子时服务员小妹秀的那一手筷子撬啤酒瓶盖。买了两瓶回家尝试,在王杰希示范后喻文州撬了几次终于撬开了瓶盖,最后两人把酒分着喝完就已经醉得有点恍惚了。


总之,第二天睡到中午还又是脑仁儿疼又是腰酸背痛的王杰希这下是说什么也不让自家男友在家里闲着没事开酒玩儿了。


还有的就是水果。


在南方见识了喻文州吃石榴的奇观的王杰希把他拉到北方来请人吃了个西瓜,并带着一脸“请开始你的表演”的表情观察喻文州这下还能不能“用小刀撬开然后一颗一颗掰着吃”。结果没想到自己说漏嘴了的老家大舅首先切下西瓜尾巴擦拭刀面的吃法引起了某好奇宝宝的注意,无奈之下只好趁着喻文州兴致勃勃地效仿之前连忙解释道那是因为以前全家上下就一把菜刀所以切一小片来盖盖葱味儿蒜味儿,现在都有专门的水果刀了还擦你丫啊。


喻文州接受了他的说法,只好决定放弃自己的想法。


不过,你那满脸的幽怨和不舍算个啥?王杰希不禁毛骨悚然。简直不可理喻。


 

一盘煎饺很快吃完,王杰希搁下筷子刚想张口说话,抬头正好对上他对象暗含提示的眼神,只好认命地拿起摆在前面的福橘来。


不过好在剥橘子皮并不影响说话,王杰希斟酌了几下,开口道:“生日……不能不吃面。”话刚落地就立刻惊恐地发觉自己语气怎么跟讲死规矩的某某人这么相像。


坐他对面的喻文州听闻便笑了一声:“我还当你酝酿了这么久是什么事呢,”他也思考了一下,“这容易啊,等下来碗泡面不就行了?”


王杰希却是停下手上的动作皱起了眉头:“别,把你命吃短了我可罪过大了。”


喻文州双手托腮等他下文。


“你家……家里有什么面?一会儿我给你烧。”


喻文州听到王杰希的改口满意地眯起了眼,略带笑意地回答道:“冰箱里有扁面。”他顿了一下,“对了,圆面也有,是上次少天妈妈手工做的,送来说是给我尝尝,我一直忘记了吃。”


“心灵手巧。”王杰希啧啧道,“怎么她儿子一点儿也继承不到。”


喻文州忍不住笑出声,随即正色道:“刚刚那饺子也是阿姨包的。怎么样?不错吧?”


王杰希知道他有意揭过黄少天的厨艺,也懒得继续探讨,嗯了一声就低头认真给橘子剥皮去了,心里惦记的却还是给喻文州煮长寿面的事儿。


喻文州看他一双漂亮得过分的手细致地摆弄那橘子,有时还不自觉地挑掉了橘瓣上细碎的筋络。


他想起上个月这人还在嗤他的剥法太烦琐,此刻不由得叹道:这会儿果真是走神走得相当厉害啊。


喻文州看那十指上下翻飞,总觉得喉口有点痒痒的,带着莫名的悸动。他清清嗓子,开口道:“杰希,你有听过张晓风的一句话吗?”


王杰希头也不抬:“少装腔。”


喻文州轻笑一声,也不恼,自顾自地背诵下去:“‘以一种玄学家执迷的格物精神,细味那些神秘的金汁溢涨的橘子。’”


“……‘金汁溢涨’?”王杰希从他的话里捕捉到这个词,又看看手里略显干瘪的橘瓣儿,颇不赞同地皱起了眉,“那说的是什么?”


喻文州一本正经地回答道:“说的是今晚你下面的样子。”


“嗯……嗯?”思绪还停留在长寿面那个阶层的王杰希甚至还应了一声,一秒后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话有什么不对。


他瞪向喻文州,却不想到这人开黄腔面不改色还笑得如沐春风,看着他的眼神中满是真挚的无辜:“怎么了?杰希大大远道而来给我过生日,总不能‘空手而归’,不是吗?”


“……”王杰希真想把盛煎饺的盘子扣他脸上。


 

FIN.

 

 


 

————————————

写在后面的一点一坨碎碎念:

www还是十分意犹未尽的结尾呢……说起来这么一点点字刚好磨了一个月呢!一点一点斟酌着写,因为自知墨水不多文笔不够,所以也就是只能努力揣摩两位的日常交流了。希望这份用心好歹能让文章显得不那么毫无价值。【啊真是感动】【闭嘴吧就你废话这么多】

emmm其实一开始是打算弄一篇出来致敬一下我超爱的42太太的,但是后来因为私设有点太多了所以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算致敬了啊……总之悄咪咪 @42 ,顺便强力安利这位不打tag的太太!42太太的喻王《就这样》超级好看!

太太的文字很动人啊实在是,完全是心目中喻王两位的样子。自我揣测就是很人间烟火的样子啦,不会又仙又佛的,高高在上的,而是很平常但是很温馨的感觉,也会有一点小小的可爱的幽默。【也就是我这个标题的大概含义了……】

啊啦啊啦最后就是祝喻文州生日快乐啦!!!恭喜成年!现在可以干%@……%#&【被拖走】


评论(5)

热度(33)

  1. 落筱筱花间弥生 转载了此文字
    为我花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