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弥生

这里张大花。圈子瞎混cp瞎吃……
黑历史不删,这是智障成人路上的美好回忆

【all黄】宠·番外

*前文指路

*起名废……就这样吧哈哈哈

*我,我也没在广州结过婚啊……那什么风俗这些还有礼服这些也不清楚……都是私心,满满的私心,七夕快乐哇各位

2027年8月8日,农历七月七,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性婚姻法出台第一天。

周泽楷站在伴郎的一列。

炎阳潋滟得像有声音。

身旁居民楼上传来苏沐橙的喊声:“叶修哥——你捧花拿了没有——”

站在黄少天身后的叶修眯着眼睛抬起头对她晃了晃手上的一把鲜花。

队列最前面黄少天从喻文州的肩膀处探出来:“苏妹子要不你先下来吧!”

“哦,好,你叫叶修哥后面留个位置给我啊!”窗户处的脑袋缩了回去。

以楚云秀为首的伴娘都向后退了一步。

 

阳光灿烂,势如破竹地透过一切高楼与绿植的阻碍带着滚滚热浪侵袭人间。

“啊啊啊啊啊啊好热啊——”戴妍琦不停地用手往脸上扇风,但由于怕妆花掉不敢用纸巾擦汗。

西装穿得笔挺的张佳乐翻了个白眼,“哦,那我们伴郎的礼服还是黑色的呢!”

楚云秀听闻,冷笑一声,“你有本事穿这条重的要死还透不过气的伴娘装哦!”

和她隔了一个苏沐橙的叶修回过头:“就是。”

“靠!”张佳乐一点就炸,“老叶你凭什么说我啊?你怎么不穿拖地长裙啊!你可是首、席、伴、娘诶!”

特别咬重的四个字没有刺激到叶修,反倒是他身前的黄少天又扭过头开始嚷嚷起来:“张佳乐你要是嫉妒就直说啊!老叶是我的首席伴娘跟我穿闺蜜装怎么不对了怎么不对了?!”说着还带着迷之自豪感拽了拽自己那身亮得晃眼的粉色西服。

张佳乐噎了一下,但他要是真嫉妒又怎么可能说出来,只好有些生硬地转移话题继续抱怨:“凭什么你跟文州两个一个穿白的一个穿粉的还可以撑伞啊!我们后面深色组的都要晒死了!”

“切,你个单身狗你懂什么呀?大喜的日子当然是要红红火火的,选择红伞不仅可以遮阳还可以挡纸花……”

两人拌着嘴,从喻文州手里的红伞一直扯到婚礼上的花童到底是谁,最后以喻文州无奈地揽过黄少天的肩提醒他还有几十秒就要走红毯了并回答张佳乐“瀚文十八岁生日是在三个月以后所以现在还是小孩子”为终。

 

其实黄少天闲聊也不是聊得很专心,趁着张佳乐不注意的时候总会使劲儿往周泽楷这边使眼色。

至于原因……周泽楷有些僵硬地活动了一下四肢,就立刻感受到已经不知道滑到哪里去了的手机的冰凉触感。

据说是黄少天原本兴致勃勃地恨不得跟全世界分享喜悦,但因为喻文州的一句“少天今天你可不可以只有我”而被迫与手机天人两隔。

不过机智如黄少天只用一碗撒了超级多桂花的小汤圆就收买了周泽楷帮他携带“违禁品”。

果然……这种事还是很尴尬啊……周泽楷有些局促地摸了摸鼻子。但是小汤圆真的很甜很好吃,而且……

他承认有一点点自己的小私心,就只有一点点,足以产生一种莫名的“狼狈为奸”的快感。

至于喻文州有没有发现自家恋人的这些小手小脚呢?

周泽楷越过表情抽搐的黄少天看向他身后不知什么时候转过头来对他报以微笑的喻文州,下意识地舔了舔下唇,感觉有点心虚。

 

正午到,响礼炮。

一对新人在漫天飞舞的彩色纸花中,相依偎在一把红伞之下,步履坚定、风雨无阻地走向未来。

评论(13)

热度(78)